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战史风云
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蒋介石势在必得塔山为何6天没打下,防守塔山的是哪支部队?

时间:2019/2/17 1:34:21   作者:玩转历史网   来源:网络   阅读:0   评论:0

  1948年国军在东北节节败退,蒋介石也终于看出了我军的战略意图,他意识到如果一旦让共军卡住了东北咽喉锦州,东北四五十万国军便将成为瓮中之鳖,在劫难逃!10月2日,蒋介石急飞沈阳,召开了最高军事会议。会上确定:由华北傅作义部抽调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在第十九兵团司令侯镜如指挥下,东进援锦;以沈阳地区抽调11个师、3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在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的指挥下,西出援锦。蒋介石的如意算盘是:两个重兵集团东西对进,既解锦州之围,又可将我军投入攻锦的东北解放军主力,围歼在锦州地区。

image.png

  因此,东野必须在一个星期内攻克锦州,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东总将在塔山一线阻击东进兵团的任务,交给了四纵、十一纵及3个独立师。锦州是东北的门户。塔山又是锦州的门户。只要东进兵团突破塔山,要不了半天就能涌到锦州。一个星期内能否攻克锦州,关键在于塔山一线的阵地能否坚守一个星期。塔山狭窄的地形也不允许四纵等部队开展运动防御战,只能作阵地死守。兵力上敌众我寡,装备上敌强我弱,地势上敌高我低。四纵就是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接受了塔山阻击的任务。总部要求他们必须像一颗坚硬的钉子一样,死死地钉在那里不能后退一步。

  10月10日,敌人不等烟台的第三十九军到达,便在飞机、大炮和海军舰炮的掩护下,以新六军暂六十二师、五十四军第八师、六十五军第一五一师向我军阵地扑来。吴克华和莫文骅在纵队指挥所里,不断地接到前沿部队的报告:敌机低空投弹,炮弹密如蝗群,几十分钟落弹5000余发。工事全被摧毁,一梯队垮了,二梯队上;二梯队垮下去,三梯队、四梯队上。打也打不光,堵也堵不住。拼命死冲上来的敌人和我军战士绞在一起,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呈现拉锯状态。

  吴克华称这种集团冲锋为“饭馆子”战术大块肉猛往上端,叫你吃不光、喝不尽,最后活活撑死。看来要想不被撑死,就得中止敌人“上菜”,吴克华把纵队参谋长李福泽叫来,让他通知炮兵,集中人力轰击敌人后梯队集结地域,叫敌人的冲锋接不上茬;同时通知前沿部队加强阵地前反击和二梯队反冲击。敌人不让我们喘口气,我们也不能让他们舒舒服服。在我军的顽强阻击下,第一天就打退了敌军九次集团冲锋。接着顾不上休息片刻,又冒着敌人的炮击,开始重修工事的战前准备。

image.png

  翌日清晨,敌军又投入了四个师的强大兵力,并改取中央突破的方法,即在两翼猛攻塔山桥和白台山的策应下,全力突击塔山。冲击开始前,先是一个小时的炮火急袭和飞机轰炸。呼啸而下的排炮和巨型炸弹,从前沿铺向纵深,又从纵深铺回前沿。整个塔山阵地刹时间化作了一片火海。接下来又是在连营团长率领下的整连整营整团的冲锋。被我军打退后,便再次炮火猛轰,待我阵地被轰成焦土后,又发起集团冲锋。这一天,从早晨7时至下午4时,连续九小时撕杀不断,战斗远比第一天激烈。三个主阵地都曾一度被敌突入,但四纵立即组织部队反冲击将敌歼灭,夺回了阵地。

  林彪的眼睛盯着锦州,但余光却从未离开过塔山。塔山恶战六昼夜,除去林彪主动询问和四纵主动报告,单是十二师每天就要向林彪报告四次战况。林彪在电话里对师长江燮元一字一句地说道:守住塔山,胜利就抓住了一半。告诉你:塔山必须守住!拿不下锦州,军委要我的脑袋;守不住塔山,我要你的脑袋!虎将江燮元则手指着指挥所,对手下的团长、营长说:是死是活咱们在一起,是死是活就在这里,是死是活也要守住阵地!塔山恶战六昼夜,纵队副司令员胡奇才在前线坐镇五天。四纵的老人回忆说:胡奇才往那儿一坐,不用吭气儿,那威势就来了,什么也不用想,许进不许退,你就往死里打吧。

  10月8日至13日,我攻锦部队扫清锦州城垣外围据点直逼锦州城下。蒋介石眼见得锦州城防危险,而九个师的援军却被堵在近在锦州门口的塔山,两天时间里竟然未能前进一步。蒋介石派出华北“剿总”直辖独立第九十五师,所谓的“赵子龙师”,准备第二天大干。蒋介石还不放心,又特意派九十五师的老师长罗奇为该部打气。罗奇一到锦西就狂妄叫嚣:没有赵子龙师拿不下的阵地!他使出了软硬两手,一面在部队中建立了庞大的督战组织,规定逐级监督,怯阵者杀无赦;一面以每人50万金圆券的高价,收买组织起一支宁死不退的敢死队。13日清晨,敌独立第九十五师投入战斗后,果然与众不同。第一冲锋队上来,全端着冲锋枪,再一冲锋队上来,全是机关枪,清一色的自动火器。

  那些头戴大盖帽的军官们,远远地冲在队伍的前头,拼死卖命。冲击受阻后,便将同伴的尸体垒成活动工事,向我阵地一步步推进。在黑土地上也打了无数恶仗的四纵指战员们,还从没有见过如此凶猛的进攻。几个回合过后,刚刚换上来的十师第二十八团就伤亡百人以上。打到黄昏,伤亡竟达800余人。当夜,三十团换下了二十八团。而敌人的锐气,也在这一天基本上被打光了。当天深夜,东野参谋长刘亚楼打来电话:锦州外围据点已全部扫清,14日上午实施总攻。吴克华立即将这一消息传达到各师,阵地上立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而蒋介石也在这一天夜里,下达了拂晓前攻下塔山,14日进占高桥,黄昏到达锦州的死命令。

image.png

  于是,在蒋介石的严令逼促下,敌人四个师在凌晨就发起了猛攻。敌指挥官也如同疯了一般,既不讲战术,也不讲队形,是驱赶着士兵以密集的队形,不顾死活地一波又一波地往上猛冲,上午10时,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从锦州方向传来。锦州总攻打响了。我军阵地上顿时一片欢腾。随着10月15日锦州的最后解放,侯镜如兵团的攻势也被瓦解掉了。据说在华北从未吃过败仗的赵子龙师,临走时,三个团只能凑成三个营了。

  在塔山阻击战中,四纵顽强地抗击住了敌五个师在海空军配合下连续六昼夜的轮番进攻,直至锦州解放,阵地屹然未动。从而为主力攻克锦州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在整个防御作战中,四纵共毙伤俘敌6117人;而自己伤亡也高达3145人。战后,第四纵队第十二师第三十四团荣获“塔山英雄团”光荣称号,第十师第二十八团荣获“守备英雄团”光荣称号,第十二师第三十六团荣获“白塔山英雄团”光荣称号,在辽沈战役中,四纵被授予荣誉称号和荣立战功的集体和个人,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均为四野备纵队之冠。


标签:蒋介石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COPYRIGHT © 2003-2009 www.lzbok.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玩转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