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风云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袁宗第好不容易突破重围到了川里 为什么又重新杀了回去

时间:2019/2/17 1:34:59   作者:玩转历史网   来源:网络   阅读:0   评论:0

  将台下集合一片片的战士,闯王脸色严峻,走下将台,先把双喜从队伍中唤出,狠狠地踢他一脚,喝令跪下,随即又喝令谷可成和他手下的几名亲随校尉一齐跪下。他对双喜和谷可成等一千受责罚的将校看了一眼,然后望着全体参加操练的将士说:“自古长胜之师,全靠节制号令。节制号令不严,如何能临敌取胜?平时练兵,不但要练好武艺,也要练好听从号令。

  人人听从号令,一万个人一颗心,一万人的心就是主将的心,这样就能够以少胜多,无坚不摧。岳家军和戚家军就是因为人人听号令,所以无敌。临敌作战时倘若鼓声不停,前面就是有水有火,也得往水里火里跳;若是鸣锣不止,前面就是有金山银山,也要立刻退回。在擂鼓前进时,若是有人回顾,就得立刻斩首。当大小头领的回顾,更不可饶。为什么要立即斩首呢?

image.png

  因为正当杀声震天、矢石如雨的时候,有一人回顾,就会更众人疑惧,最容易动摇军心。特别是你们做头领的,弟兄们的眼睛都看着你们,关系更为重要,所以非新不可。”他又看着谷可成等人说,“‘今日只是操练,不是临阵打仗,再说我事前也没有三令五中,所以我不予重责。以后服信,回去吧,继续操练!”李自成跳上乌龙驹,准备回老营。

image.png

  那马近来特别有精神,也特别调皮,现在一经主人骑上,前腿腾空,后腿直立,闯王左手勒紧辔头,好像要腾入云霄而去,右手用力抽了两鞭,才使它倔强地打个转身,落下前腿,但还要在地面上刨着前蹄,不断地昂首喷鼻,声如狮吼,过了片刻才安静下来。自成让马头对着将士们,又说道:“总之一句话,你们要练成习惯,在战场上只看旗号,只听金鼓。

image.png

  倘若旗号和战鼓催你们前进,就是主将口说要你们停止也不许依从,就是天神口说要你们停止也不许依从。大家肯依照旗号金鼓进退,就是大家共一双眼睛,共一一双耳朵,共一个心。能够操练到这等地步,不论官军如何众多也不是我们敌手,纵然波包围得铁桶相似也能冲破,比武关险要十倍的地方咱们也网得过去。大家不要只看见咱们眼前被困在商洛山中,只有几千人,马匹不全,有些马还不是战马。

  只要度过这一段苦日子,一切都会有办法。不要几年,我们会有几十万精兵,一个精兵会有两三匹好战马,轮着休息。可是光有人有马也不行,还要训练成节制严明白的部队。日后遇到象汉水和淮河这样大河,对岸有敌兵防守,不用浮桥,不用船只,只要令旗一展, 战鼓一擂,万骑争渡,没一骑兵踟蹰不前。高闯王在世时候,我们常常谈论有朝一日一定要操练成这样精兵,可惜他死得太早了。

image.png

  今后我们要是不能继承高闯王遗志,不能练成这样一支精兵,我们还有什么出息?打的什么江山?说什么救民水火?连我这个闯字旗也就别打了!”自成说毕,勒转马头,把鞭子一扬,乌龙驹向山寨奔去。双喜的肚子里含着委屈,同亲兵们策马跟随。回到老营,自成命李强立刻点齐三十名亲兵,随他出发。高夫人觉得诧异,问道:“有什么事,这样紧急?”

image.png

  他说:“汉举今日上午要活捉周山,到如今不得马兰峪消息。我怕他恃勇吃亏,亲自去看看。” 高夫人没再说话,赶快把他的绵甲取来,帮他穿上。袁宗第用左手把周山按在马鞍上,右手挥舞铁鞭,打得敌人纷纷倒下。他的九名亲兵已经飞驰来到,同敌人展开混战。敌人虽然没有了周山指挥,但他们多是周山的死党,拚命要夺回周山,并且仗恃人多,眨眼间大队援军就会赶到,所以厮杀得非常凶猛。

image.png

  袁宗第的目的在擒周山,趁着大队官军未到,大吼一声,连打死两个敌人,对左右亲兵们说了一声“随我来!”自已在前开路,挡者不死即伤。他的马快,四蹄腾空而去。敌人因顾虑保全周山,不敢施放乱箭。周山虽然也是个大个子,自幼练过武艺,但被袁宗第一只左手按在马鞍上,动弹不得。他向袁宗第恳求说:“汉举哥,难道就不念昔日的交情么?”

  袁宗第回答说:“老子今日只论公事,对你这个该死叛贼,还有什么私交可讲!”过了川谷已经半里路了。这时,袁宗第身后的十名亲兵死伤给尽,几百敌人猛追不放。因为左手在按着周山,他不能取弓箭射杀追兵。他的留在一里外的四十名骑兵校周山理伏的二百名步兵截住,正在混战,不得过来。他想着只要能杀开一条血路再走不远,自己的人马赶来接应,他就可以将周山交别人送回山寨,回头来杀退官军。

image.png

  但是他的战马正在飞奔,突然中箭,狂跳起来,转个身栽倒下去,把他和周山都抛到地上。周山趁势在地上打个滚身,滚出一丈开外。袁宗第迅速从地上跳起,追赶的骑兵已经冲到相距只有三十步远。为首的是一员敌将,手执长枪,伏着身子,准备马到跟前便一枪将他刺死。袁宗第从地上跳起来的时候本有意追上周山,将他一鞭打死,但就在同一个刹那之间,他知道来不及了,便以快得象闪电般的动作取出弓箭,把敌将射下马去,又连着两箭射死了两个敌人。

image.png

  敌骑惊骇,踟蹰不前。前边的三匹战马因无人收住缰绳,已奔到宗第身边。他抓住一匹战马飞身骑上,大喝一声,举起铁鞭,向敌骑丛中冲去。袁宗第的那四十名骑兵经过一阵恶战,已经杀散了伏兵,剩下的不到一半,由小校白旺率领,奔救宗第。虽然袁宗第单人独骑,但是他杀起了性子,勇气百倍,简直不把官兵放在眼里。刚才因为左手用力按着周山,没法痛快厮杀;现在他一手使鞭,一手使剑,猛不可挡。

image.png

  他一路挥舞着鞭和剑直穿敌军而过,到了川里,救出了两个身负重伤、仍在同一群敌人死斗的亲兵。他带着他们,重新杀回,恰遇着白旺所率领的骑兵杀到,汇合一起。他向白旺问:“你剩下多少弟兄?”“还剩下十七个人,派了一个人回去搬兵,十六个人跟在身边。”“好,随我来,縻住敌人,不让他们跑掉!” 在宗第想来,这时候如果他率领左右人突围出去,奔回马兰峪,当然十分容易,但是这样就太便宜了敌人。

image.png

  他决定拖住敌人,等候援兵。估计自己的大队骑兵在半个时辰内就会赶到,撑过这一阵,胜利稳在手心。由于他自己的人数很少,又全是骑兵,只利在开阔地方流动作战,于是他在前开路,又杀回川中,准备决一死战。


标签:李自成 明朝 周山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COPYRIGHT © 2003-2009 www.lzbok.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玩转历史网